大秦之我是子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古怪之处?”采薇听得怪怪的,免不了想到些别的,“何处古怪?!”

  “身世,经历...她还说寡人知晓他父亲后,必会杀之。”子婴解释着,始终没想明白此言何意。

  “那便是罪臣之女?”采薇笑意在脸,“非是王后便好,本夫人最看不惯她狐媚惑君。”

  “女人之间的事真是麻烦。”

  ......

  楚地,淮水。

  一白发男子手持鱼竿面向淮水而坐,张良一袭白衣静静行至身旁坐下。

  “子房先生口中不错的秦王,竟引得匈奴人南下。看来子房先生的眼光,真不怎么样。”老人讥笑道。

  “为求国存,当用奇法。”张良淡淡道,“楚地之人不亦是择齐地而起吗?田荣已没,田横与田广当时好操控,先生该在齐地展开计策了吧?”

  “计策...已施。”

  意料之外的大劫,以意外的方式结束,咸阳城本是寒冷的气息被数场大火烘烤的微热。

  子婴坐在马背昏昏欲睡,恍惚间位于城北的咸阳宫已在眼前。

  昏黄的宫灯在暖风中,稍显温馨,却也暗示此刻的咸阳城的残破。

  肃穆的侍卫身旁,本便是长脸的灵焚已格外消瘦,略显憔悴的双眼直视前方,似在等着子婴归来。

  “见过师父!”

  子婴下马欲跪,灵焚并未阻拦,子婴略感意外,仍顺势跪倒在地。

  “鄙人身在咸阳,却未能为秦王守城,秦王可是心怨鄙人?”灵焚附身问道,声音略显沙哑无力。

  “弟子岂敢?!”子婴一时惊慌。

  “真的如此吗?”灵焚眉心抽搐,“鄙人当初可抵御项羽数十万兵,今却被魏王豹之兵所破。当年的墨子‘九变’以退公输般,鄙人却无法招架...”

  子婴面地的脸尽是迷茫,不知灵焚为何如此发问。他早已将灵焚与赵成带宫中之人撤退的理由想好了,以魏王豹当初攻城拔宅的势头,撤退当是一个好的选择...

  灵焚是在自责吗...

  等等...

  踌躇中,子婴心念微动。

  驻守河水的鸣雌侯,贯高,赵午敌不过魏兵有情可原,两位老者身死,鸣雌侯也重伤险死...

  驻守函谷关的杨喜,荀晋无张敖相助,亦非是韩信的对手。

  那时,魏假与魏辙二人不在魏王豹身边,灵焚若不撤退,拿出真正的实力抵御,咸阳城亦是不会破。

  灵焚虽是心绪杂乱,乃是因为离秦救齐所致,子婴那时劝说过...

  因为别国,导致灵焚无能为力,导致大秦遭受本不该有的屠戮!

  应该怨他?!

  子婴紧咬舌尖,极力驱逐了这个念头。

  若无灵焚,只是孤城一座的咸阳早早便升米恩,斗米仇之事不能做!

  “万事皆有因,战局易变,寡人不怨师傅。师傅此战亦是劳顿,早些歇息吧。”子婴思绪杂乱,愈发无力,不顾茫然的采薇,策马驶进宫中。

  “秦王且慢!”灵焚叫住道。

  “师傅...还有何事?”子婴堪堪停马。

  二人背对而处,无一人回头。采薇静在一旁,隐隐感觉今日的二人似是有些不对劲...

  “墨家兼爱,非攻。”灵焚缓缓开口,“西魏攻秦杀伐在先,自是违道。秦王击退敌军后,却也未做到‘兼爱’。今日之渭水,已被西魏兵的鲜血染红,久久不散。”

  子婴胸中气血翻涌,猛然不受控制般扭头,“西魏屠杀大秦之民,寡人还要善待他们不成?!!‘兼爱’之言,墨家之论仅能折磨几身,一国之君只自当不顾自身名望如何,为民为国而行,此为《君主论》!”

  咆哮声只在一瞬,暮色下的宫门口悄然无声。

  灵焚,采薇,宫门守卫,甚至子婴均被一席话所惊震。

  半晌,灵焚憔悴的脸忽地一阵苦笑,“原来不喜儒家的秦王心中,墨家的地位亦是如此不堪啊。”

  子婴想要解释,盛怒之下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“师傅,子婴他...”

  “看来城中的数万楚国富商亦是秦王所杀了?”灵焚不顾采薇阻止,继续问道。

  “是又如何?!”子婴目中带红,“若非是芈兴,魏王豹甚至临江国共尉皆不知大秦攻巴蜀一时,亦不会攻秦!杀他一万次皆不解恨!”

  “弟子听说魏王豹入咸阳后,众多富商纷纷投奔,子婴只杀了楚国人...”采薇插话,欲要解围。

  本不理睬采薇的灵焚,忽地凝视采薇,“连你亦以为秦王无过?除了杀戮,秦王便无其他解决之法?”

  “这...弟子...”采薇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灵焚,不敢答话。

  “寡人无过!!”子婴高声道,“寡人为民为国而行,不顾小节!始皇灭六国时,亦是如此!”

  “呵...秦王比初见时更像一国之君了。”灵焚难看一笑,“当年,始皇如此行事,鄙人才会协助齐国啊。可惜,秦国灭国后奇袭齐国,不然弱齐未必不可抵御强秦。”

  采薇局促不安,下马行至灵焚声旁,拉扯衣袖以让灵焚闭嘴,却被灵焚甩开。

  子婴在大殿时胸口的灼热感重新袭来,此次炽热无比,牵动着本不该生起的杀意。

  “叛...杀...”子婴低头强忍心神。

  “或许公输家的残卷能帮秦王静心。”灵焚冷声道。

  “寡人不需要!!”子婴捂着胸口吼道。“公输般助魏伐秦,寡人便无需《鲁班书》!”

  子婴耳中鸣响,身上汗水溢出,直至汗流浃背,才强行收住心神。

  “寡人...本是想派人去齐地寻那人归秦,但寡人今日太累了,此事明日再议吧...”子婴的指甲已经深深戳进掌中皮肉,血流不止。

  马蹄声哒哒远去,宫门口留下几点鲜血。

  “师傅!今日大胜归咸阳,为何说如此之言?”采薇欲哭无泪,一脸愁苦问道。

  “师傅亦有些累,改日再谈。”灵焚转身而行,缓缓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  ......

  渭水河畔鲜红一片,向西而流的水已然冲散了河中的鲜血,在两位白发老者眼中却始终未变色,仍向一条血河般。

  “那位陈豨统领真是够狠的,上万余尸身杀戮后焚毁,竟还能笑出声来。”一老者叹道。

  “呵...你是想起了包裹周身的牛血吧?能在那种杀戮中脱身,你亦算是命大。”另一老者笑道,却显得格外颓废。

  “哪里比的上名声在外的黄石公,竟在子婴面前下跪求生。”蒯通好不想让,似是心情不错,“两位老友想帮才堪堪捡回一条性命,老夫佩服。”

  魏辙无力再顶嘴,身为求道之人,若是心态被毁。往日所习,所言,所坚守之物便毫无意义,连自己皆不信服的东西,无法再公之于世人,身无所长,连老农皆不如。

  “老夫此番离开秦地,便归齐彻底隐居,不再过问世事。”魏辙叹道。

  “败了一次便如此颓废吗?黄石大名不过如此啊。”蒯通嘴上毫不留情。

  “不愧是靠嘴收服赵地之人啊...老夫承认不过如此,不知阁下战后又有何计策?”魏辙望着渭水低声道。

  “老夫自是有法!”

  蒯通笑着起身,回望已不见轮廓的咸阳城。

  “老夫从武城外脱逃,变猜测魏王豹必输无疑,疾驰至咸阳面见了芈兴。”蒯通背手踱步,急着透露所为,“唉,芈兴那个傻东西,还想着趁乱带着楚人逃离咸阳城,老夫一席话语便说的芈兴带楚人身死。”

  “好计谋。”魏辙点头,“如此多的非军之人身死,子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秦之我是子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法医王妃:我给王爷养包子只为原作者陌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易并收藏大秦之我是子婴最新章节